費時甚久、費力頗多的拙譯《君子與禮-儒家美德倫理學與處理衝突的藝術》終於在臺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然使得譯文清楚,或明白地表達原文,但至少,這是我自接下這項翻譯任務之後,便一直黽勉自期的目標。就這點來說,我又要特別感謝沈清松教授與蔡忠穎先生幾次仔細的校閱,如果這本譯著的字詞與文句能讓讀者讀來覺得清楚而不拗口,都要歸功於沈教授與蔡先生的協助。但是,若有任何文句不夠曉暢易讀,則完全是我自己的疏漏,在此尚祈學界先進與方家不吝指教。」

 

出版訊息訊息:http://www.press.ntu.edu.tw/index.php?act=book&refer=ntup_book00943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執事先生/女士,您好:

 

  貴部(考選部)日前公告公務人員高等考試三級考試應試科目表修正草案對照表,擬依各類別各類科之核心職能需求調整調整或廢除某些專業考試科目。後學注意到,在這次的修正草案之中,教育行政類科裡的「教育哲學」與「比較教育」這兩個在行政實務面上看來似乎不那麼重要的考試科目在貴部擬移除之列。後學以為,這兩個考科恰恰正是教育行政人員的核心職能需求,作為甄選國家公務人員的高等考試實不該廢除這些較具理論性質的考試科目;後學更以為,貴部不僅不該廢除這兩個科目,反而還要慎重考慮在考試科目裡加入「教育史」與「教育社會學」的可行性。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載:《鵝湖月刊》第四十二卷第五期(總號:497)(2016年12月),頁0-2。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Plato427-347 B.C.)在其著作《理想國》(The Republic)一書的第七卷,一開頭便提及其著名的「洞穴寓言」。該寓言的內容大概如下: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8. 自拍照(selfie)也可看作是一種自我概念的呈現,它可能是種「自我治療」,對現實的一種對反與超越,在自拍中讓自己看起來很好、從而自己看後自己的心情也很好,但那種治療是不是也或多或少還帶有對現實的刻意忽視與遮掩呢?

 

149.所有的喜怒哀樂在時間的序列之中都只有一次性,哪怕是因著同一人事物而來的類似的感受亦然。這是不是更顯示活在當下的重要?但也反顯了活在當下之不易?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5.當我們說某種語言不精確的時候,得思考的是:究竟是語言本身不精確,或者使用者本人(尤其是下這類判斷的人本身)該種語言的能力不夠好,以致於語言在使用上變得不精確?同樣地,當我們說某種語言沒有邏輯的時候,得思考的是究竟是語言本身沒有邏輯,或者使用者本人(尤其是下這類判斷的人本身)的邏輯思維就不夠好,以致於誤以為是語言本身沒有邏輯?

 

146.Paulo Freire在《受壓迫者教育學》一書中說:「『贏得民眾』(win the people over)這樣的用語並不屬於革命領袖的詞彙,而是屬於壓迫者的詞彙。革命者的角色是在解放與被解放,是與民眾站在一起──卻不是贏得民眾。」戲和之,我們似也可說:「『贏得民眾』(win the people over)這樣的用語並不屬於民主領袖的詞彙,而是屬於壓迫者的詞彙。民主領袖的角色是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是與民眾站在一起──卻不是贏得民眾。」贏得了民眾的「民主」,或恐做的是「人民之主」;與民眾站在一起,才可能「以民為主」。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1124)下午三點左右,被臉書莫名封鎖。我隨即在網上查閱相關訊息,確定應該不是詐騙或釣魚之後,開始按照臉書指示步驟申請解除封鎖。根據網路訊息,在送出解除封鎖的要求後,短則一至兩天,通常是兩周,長則可能一至兩年,才有可能被解除封鎖並重新取回帳戶使用權。我不知道被這樣莫名封鎖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難道會是因為我前天早上的「一杯中熱美」事件嗎^^),但這再次提醒自己過度依賴社群網站經營各種社交活動所隱含的某種風險性。畢竟,在這種網路強權的「疆土」裡,我看似可以隨意活蹦走跳,但我在這個世界裡的「生命」確可能是那麼地如敝屣芻狗。我可能因為不小心觸怒了它,或者它出於某種不為人知或不可告人的理由,就可對在現實世界裡活生生的我發出一個看來冠冕堂皇的通知,要暫時替我保管(剝奪?)在它的疆土裡的生存權。 (該不會我寫完這段文字就又被封鎖了吧?)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月底,一位大陸朋友透過微信,從他的信仰與研究背景向我表達了他對台灣同性婚姻可能通過立法的擔慮。信息內容引經據典,篇幅不短。我看了之後,立刻回了一段話:

 

XX老師:姑且不論是否通過法案,這在臺灣是可被接受的事情。我的朋友裡就有同性戀者,而他們待人處世有時反而比我們這些異性戀者寬厚細膩許多。淺見以為,若神愛世人,我想祂是不會因此而將同性戀者排除在祂的恩典與救贖之外的。我們恐怕要擔心的反而是誤將「人言」當「聖言」才是~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載:《臺灣教育評論月刊》第五卷第十一期(2016.11),頁51-53

原投稿文字如下:

「補救教學」的「教學補救」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拙文有興趣朋友,請參考:http://yenyilee.website/?p=193;或國語日報社網站: https://goo.gl/Pzxgpk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之一

  這學期擔任四門教育學程的課程教學。在開始上課前,有幾位朋友已經好心提醒我可能要面對考試領導/影響教學的困境,我也有了些許心理準備,甚至有到坊間找考試用書的打算。這裡的考試指的是教師檢定與教師甄試,會產生影響的是可能會有學生關注的只是教學內容教甄、教檢會不會考,比較不會去思考學這些課程對於成為一位教師的意義。就我所知,這樣的情形的嚴重程度每個設有師資培育課程或系所的學校的狀況都不太相同,嚴重的就是依照學生的要求全然考試取向來授課,但所幸也仍有會當面就質疑授課老師為什麼要教考試題目的學生。我鐵齒,我相信自己不會遇到希望採取考試取向的教學的學生,但我還真是遇到了。該生很認真,問題也問得很實際,態度也相當誠懇,但我當下聽了卻頗難過。難過的是,如果我們全過的師資培育課程如果最後淪陷為只為求通過教甄、教檢的準補習課程,卻不是讓師資生在其中反覆思考、想像成為一位老師的特質,並期待予以落實,那麼,我們對於未來的教育能有多少期待呢?

  事後,我仍為此不斷在心中低迴估量:也許我真是太過理想,不切實際,但如果日後培育出來的師資只知背誦考試卻不想理解任何教育理論與實際的來龍去脈,不想探索箇中緣由,在這樣的師資的教學影響下,我們又如何能期待他們在教育現場裡能不會下意識地將他們的學習方式與態度複製在他們的學生身上呢,從而教出一代又一代只知道考試重點卻不知道重點在考試之外而生命其實已經被劃重點劃掉的「高材生」呢?只為通過考試的學習是教育嗎?如果要處理臺灣教育的癥結,一味將問題推給過去傳統觀念如何如何根深柢固其實是最省事最方便卻很不負責的作法。是誰讓它們一再地在我們的時代裡如幽靈般不斷盤旋的呢?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