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7_181002.jpg

  過去幾天陪同父母親到東京旅行。這次跟團,帶團的領隊兼導遊小劉令我印象深刻。

  我想,跟過旅行團的人可能知道,有些看起來見多識廣且口若懸河的領隊導遊在介紹景點時其實是胡謅的,而這是他們知道一方面真的有興趣聽的人其實不多,另一方面即便真有興趣聽完每一段介紹,恐怕也沒有幾個人會去深究。大家出來玩嘛!何必這麼正經嚴肅?當然,必須說,旅行團性質各有不同,實可不需如此一概要求,但即便如此,在向團員介紹基本資料訊息時總不該太過馬虎吧?更何況現在透過網路查詢資料甚是方便,一位負責任的領隊或導遊在處理旅遊的知性層面時是否也該與時俱進呢?或者,既然要「導遊」,也該做一些非常基本的功課,掌握一下基本訊息,不是嗎?我記得有一位從事旅遊業的朋友就曾經跟我談到這個問題。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的學年,不同的可能?.png

  這兩天到東海大學哲學系參加了一個小型的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以英文進行,各國與會學者從不同角度與傳統討論品格/德教育(character education)。我半年前受邀與會,於是這次提交了一篇英文論文,談論古典/先秦儒家視野中的品格/德教育。坦白說,這是我目前的主要學術關懷,但絕對絕對無關乎任何民族主義,我真的是希望能因為掘發儒家既有的洞見(但希望不是「洞見」)而豐富當前的教育哲學研究。

  此外,因為某些學者會議前幾天告知主辦單位無法與會,我因著主辦單位之信任而用英文主持了其中兩場討論活動。我雖然不是第一次出席這種場合,卻是第一次主持這類活動,這是一次難得的學習經驗,因為我嘗試模仿了另一位主持者的模式與節奏,也因此,這回是一次難忘的練習經驗,我得以從練習中慢慢摸索適合自己的模式及恰當的遣詞用字。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建構實在論:中西哲學的中介.jpg

 

  這次協助沈老師翻譯了其中八章,依序為: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0 Fri 2018 00:59
  • 七月

夏天.jpg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無意之間.jpg

  在無意之間,似是根深柢固卻因著種種外在因素(教育、法規、習俗、所謂的主流意見)而本欲消除卻仍潛藏的意識型態、價值觀、喜怒好惡,就這麼蹦跳了出來,乃至脫口而出,或也在無意之間成了自以為有趣並不以為貶抑的玩笑話。但在這無意之間所顯現的,究竟是人性中最真實且不可徹底根除者,或是「未成可成,已成可革」的部分呢?

23:10/ 07182018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今年四月底給一位相當認真的碩士生的心得回饋裡,寫了以下這段評論(這只是整個回應中的一部分):

  ……提出可能相關但可能又不太相關的回應(而且這些回應會看起來是在幫「人生 勝利組」說話^^):我也不喜歡「『不懂學習挫敗 』的人生勝利組」,但我後來 想過這個問題,特別是在「人生勝利 組」這個詞廣為流傳之後。我的些許觀察 是:「人生勝 利組」之所以是「人生勝利組」,未必只有不懂學習挫敗,有的「人生勝利組」他/她可能也有不為人知的「學習挫敗」,但他/她沒有必要或者未必想要讓人知道,他/她掩飾得很好,但為了掩飾得很好,但為了繼續掩飾他/她的挫敗或者不想挫敗,於是他/她只好更投入更努力讓自己看來總是 一帆風順、所戰皆捷 。他/她 真的不懂學習挫敗嗎?也許對他/她而言那是種恐懼與夢魘。又,撇開「不懂學習挫敗」而言,成為「人生勝利組」可能是先天環境,也可能是後天努力。成為前者,我們可以將他/她標籤化之後然後加諸價值判斷嗎?若是後者,當我們在稱他/她為人生勝利組的時候,是否想過他/她可能付出比妳我更多的心力與時間在他/她的人生追尋上呢?又,何謂「人生勝利組」?我們評判的標準是什麼?我們檢視的又是什麼?

  我非常不喜歡「不懂挫敗的人生勝 利組」 但這是在目空一切不知民間 疾苦不食人間煙火的意義下不過,我自己連說出這樣的限定脈絡時,也慚愧了,因為我又何嘗真的深刻體會過民間疾苦與人間煙火呢? 我就以此自我提醒吧!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Z 好:

  我看了妳的回應,非常非常感謝妳細心且犀利的評論(其實可以再犀利一些)。這篇文章的第一,三節的中文原文是我朋友寫的,我負責的則是第二、四節,我們在原稿裡其實是一種根據各自所學展開對話的方式來撰寫,看看會寫出什麼樣的文章,然後我們再根據這些文字的內容將各自的文字譯為英文,最後再由我統整編修為一篇稿子,這可能讓妳讀來覺得文字有些跳躍,而且不少地方欠缺論證。但我非常感謝妳清楚指出這些問題,而且妳是我們這篇文章的幾位「讀者」(我們在兩次於臺灣舉辦的研討會裡報告了這篇文章的前後不同版本,讀者是指這兩場研討會的與會者)中提供最多具體意見與批評的人。妳的回應這讓我懷念起我們在英國學習的日子,多希望日後還能有類似的交流場合。

  妳提到的受眾改變必須要改變寫作問題,這是一個有意思卻似乎也不容易處理的問題。我這麼說,是因為之前投稿了一篇討論中國教育哲學家的英文論文給某一國際教育研究學術期刊的經驗。我當時因為考量到那篇文章的受眾不同於漢語世界的讀者,所以我沒涉入較複雜而深入的問題,主要原因在於力求能夠比較全面述介其思想要點,然後再討論其教育思想。結果我接續收到幾篇極端的審查意見,一類是認為我對該思想家的介紹內容太淺了,不推薦刊登,另一類則是覺得我介紹得太過冗贅了,即便修改了之後也沒有必要刊登。而現在距離我投稿該篇文章已經一年多了,我已經為了回應審查意見而將該文修改了幾次,目前還在審查中,等待應該是「最後的審判」……不知這樣在以英語寫作來介紹或探討中國思想的兩難是否常見呢?我記得以前鄧老師跟我提過,有些著名的中國哲學學者在以英語撰寫論文後,文章內容就淺了。他們這樣的「淺」,是否也是因為與我有著類似的兩難問題(當然,我的「淺」,還有一部分是我的英文本來就不夠好,這點我有自知之明)?妳有豐富的英文學術寫作投稿發表經驗,我想,八月北京世界哲學大會上見面時再當面向妳請教。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16 Mon 2018 00:51
  • 棒喝

20180705_150152.jpg

 

前輩:我看你的研究做得還不錯。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0706_180837.jpg

 

  從高空凝望著本島,我困惑著各種惱人的政治力量究竟如何可能在那大小聚落與高低建築間蔓衍流竄?如果這些政治力量可以如此,那麼,逆反這些政治力量的其他力量也是否可能有著類似的運動?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12 Thu 2018 00:58
  • 0711

  十年前的這個日子,親友於晚間在桃園機場幫我送行,我拎著一拖運行李、揹著一部筆電,隻身負笈英國,開始我的留學生涯。十年間,我先是順利取得英國博士學位學成歸國,並回到中學教書,且完成了政大的博士學位,後來又到了大學任教,並從哲學與宗教學的浸淫裡回到了教育研究與實踐的場域。

  對我而言,0711似乎是生命裡的一個轉折,它開啟了各種不同的可能性。當然,沒有身旁許多人的諒解與支持,我不會有這種轉折與發展。感激在心,卻不是要自己再說謝天謝地感謝有您,因為後來的我覺得這樣的「同語反覆」近乎矯情。我思考的反而是:接下來我能怎麼貢獻我所學所能去幫助別人?是讓我的研究亮眼以貢獻學界?是讓我的教學出色以嘉惠學子?是讓我能以盡我所能來幫助別人的方式來回報曾經協助我的人的恩惠?還是我都想做且不只是做這些?

  當我看著同輩朋友或年齡與我相仿者已能在自己的領域裡發揮影響力,我一方面打從心裡欽佩,另一方面也不斷回溯那個在十年前的0711晚上毅然搭機遠行的自己,並持續追問「你究竟欲往何方?」──而這問題一如那晚啟程後對自己的獨語……

austen03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